老兵口述:开启一段尘封历史 ——常州探访我院离休老干部姜耀焕后记

发布时间:2019/6/12 点击量:129 来源:宣传统战科 杨玉衡

“这个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,那个是渡江胜利纪念章...当年呀我小学毕业就开始闹革命了...”望着桌上一件件承载了历史的物件,听着老太太缓缓述说那传奇坎坷的人生,我们感慨万千。

接到市委党史研究室采访姜耀焕的任务时,我们无比激动,姜老太太在医院的名头可是响当当的。我在院志上看到过她,在老职工口中听到过她。据说她冒着生命危险为地下党送过鸡毛信,据说她为了隐藏身份改过好几个名字,据说她在战地医院挽救过许多战士的生命。但终究只闻其名不见其人,到底有些遗憾。这次终于能亲眼见到这位传奇老革命,我们都十分期待。

初夏的常州阳光灿烂,微风轻拂,沁人心脾。一路上的颠簸疲惫,也没冲淡我们火热的心。刚下车,我们便马不停蹄。问道一个个路人,穿过一条条街道,踏上一阶阶石梯,终于,我们推开了姜耀焕老太太的家门。

屋子里,年近百岁的老太太坐在沙发上,手捧一杯热茶。姜耀焕像普通老人一样白发苍苍,满脸皱纹,慈祥而又安静。但只要一谈起年轻时那段岁月,老人便神色激动,眼里闪着葳蕤的光芒。

“第一次接触革命工作是1942年,我14岁,在上小学。我们校长是名地下工作者,当时他任务是策反某日占区机场的伪军。由于校长亲自送信容易暴露,他就打算安排我去传递情报。我当时还小,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些情况。那天,校长让我帮他给城里机场的表弟捎封信,说请他来吃饭。去机场路上,我走的小心翼翼,并按校长嘱托,把信交到了他表弟手里。在这之后没多久,驻守机场的一个敌军排就起义了。就这样,经王校长指引,我踏上了革命的道路。后来在组织安排下,我又往城里送过很多次信,为打胜仗传递了大量情报。为了安全,我先后将名字改为姜洁涵、单竹山。1945年,我参加了部队,在江南独立三团八连当一名通讯员。抗战结束,我到了卫校学习。毕业后,我被分配到了医院工作。后来,淮海战役打响,我们医院作为战地医院,跟随第三野战军奔波在前线。当时医疗条件很差,常用的设备器械、药品经常短缺。我们医院只有100多名医护人员,接到的命令却是要收治5000名多伤员。战场硝烟弥漫,枪炮声不绝于耳,偶尔还有炮弹落在医院不远处。但那时我丝毫没感到恐惧,因为我已经做好觉悟,时刻准备牺牲自己。看着身边负伤的战士,听着他们痛苦的呻吟,我一刻也没停歇,配合医生一台接一台做着手术,挽救了许多伤员的生命。1958年我到了乐山市人民医院,当时我被打成了右派。于是我就一直在劳动改造,直到1978年“一风吹”,我平反后,在医院门诊部工作到了退休...以前还发生了不少多事情,可我年纪大了,都不怎么想得起了。”

诚然,随时间流逝,当年一些往事已在老太太的记忆里模糊不清。但老人那颗初心依然如昔,于流光的褶皱里越加清晰明了,煜煜生辉。那是先辈们为了中华民族复兴、为了人民幸福而奋勇向前的初心。

归途中,望着窗外一簇簇高楼林立、一片片绿水青山,祥和安宁,不禁涌起一股感恩之情。这些都是无数先辈前赴后继、浴血奋斗换来的,他们是民族的脊梁、共和国的功臣,他们的业绩光照千秋,他们的精神辉映万代。不忘先辈,不忘以民为本、为民奋斗的初心;感恩先辈,强化宗旨,为走好新的长征路不断砥砺奋进,用新担当、新作为、新成绩向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。



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申明

本站最佳分辨率: 1920*1080 请设置合适的分辨率以取得最佳显示效果!

乐山市人民医院版权所有 蜀ICP备12031160号

Copyright 2004-2005 Leshan-Hospital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

川公网安备 51110202000225号